二战期间流落东瀛的金太祖玺印鉴赏

  1. 您好,欢迎使用百贸网  
  1. 您当前位置:
  2. 百贸网 >
  3. 资讯 >
  4. 工艺品 >
  5. 正文
二战期间流落东瀛的金太祖玺印鉴赏
时间:2013-01-14 来源: 百贸网转自互联网
印面
印面
“东怀国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宝” 的龙纽鎏金铜印
“东怀国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宝” 的龙纽鎏金铜印
  ■北京 伊葆力   不久前,在日本福冈市希尔顿海鹰宾馆举行的“首届大承国际拍卖会”预展现场,预展拍品中的一组中国古代官印,引来观众颇多瞩目。这些官印多为二战时期流入日本,其中一方印文为“东怀国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宝”的龙纽鎏金铜印,尤为令人瞩目。   此印为青铜质,通高4.6厘米,重680克,铸制。印面正方形,边长8厘米,印阳文汉字九叠篆“东怀国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宝”12字。印文右起三行竖排,行4字,右上起顺读;印文结构饱满,书法端谨。印背起台,台上焊接桥型双龙连尾纽;纽两侧各阴刻契丹小字一行,其中一行刻7字:“□□□皇帝□□”,应是印面汉字“东怀国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宝”的简写;另一行刻8字:“□□□□□三月日”,应是颁制单位和年款。此印鎏金,但已脱落殆尽;印面有轻微磨损和划痕。   “东怀国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宝”,是金朝(1115—1234)开国皇帝完颜阿骨打的御用玺之一,制作于1119年。是年为宋宣和元年、辽天庆九年、金天辅三年。据记载,这是当时与金国对峙的辽国天祚皇帝,应完颜阿骨打“求封册”的要求,于当年八月,派遣太傅习泥烈等奉封册、玺印来金行册封礼时,颁赐了这方“东怀国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宝”。   关于金国在建立之初曾请求辽国颁赐封册、玺印,并被赐名为“东怀国”和颁发了印文为“东怀国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宝”的一段历史,《金史》与《辽史》均载述阙略,语焉不详,而同时期的一些私家史籍却记述较多。如《三朝北盟会编》和《契丹国志》二书,便载录了辽天祚帝《封金主为东怀国皇帝册》一文:“朕对天地之闳休,荷祖宗之丕业,九州四海,属在统临,一日万几,敢忘重任,宵衣为事,嗣服宅心。眷惟肃慎之区,实界扶馀之俗,土滨巨浸,财布中区,雅有山川之名。承其祖父之构,碧云袤野。固须挺于渠材,皓雪飞霜。畴不推於绝驾,封章屡报。诚意交孚,载念遥芬,宣膺多戬。是用遣萧习泥烈等,持节备礼,册为东怀国至圣至明皇帝。呜呼!义敦友睦,地列丰腴,惟信可以待人,惟宽可以驯物。戒哉钦哉,式孚于休。”   需要指出的是,辽天祚帝颁赐封册、玺印的时间,文献记载各异,著名辽金史专家陈述辑录的《全辽文》,于《封金主为东怀国皇帝册》后按语中考述甚确:“按天祚册封阿骨打事,《北盟会编》作天庆五年(金太祖收国元年)。《辽史拾遗》十一引《谋夏录》曰:‘天庆八年八月,阿骨打遣人契丹求封册,……天祚付群臣议。萧奉行等喜,以为自此无患。……册阿骨打为东怀国皇帝。’《契丹国志》亦作天庆八年八月,阿骨打遣人诣天祚求封册。并记十二月金国杨朴以仪物不全,以为非是。次年三月遣萧习烈等回云云。检《辽史天·祚纪》天庆七年末称:‘是岁女直阿骨打即皇帝位,建元天辅’。又‘八年八月庚午,遣奴哥、突迭使金议册礼。’又‘九年正月,金遣乌林答赞谟来迎册,三月册金主为东怀国皇帝。’《金史·太祖纪》:‘天辅三年(辽天庆九年)六月辛卯,辽遣太傅习泥烈等奉册玺来,上擿册文不合者数事复之。’所记与《辽史》合。是册封阿骨打事,当在天庆九年,即宋徽宗重和二年。阿骨打始议求册,当在天庆七年,即金天辅元年。《会编》、《国志》所记,当是传闻舛讹也。”   据上引可知,“东怀国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宝”玺印,是一件历经沧桑、硕果仅存的重要的历史文物,其承载的丰富历史信息,证史和补史价值甚巨。因此,这方古印,在存世的众多华夏文物中可谓凤毛麟角,犹堪珍视。
相关商机:
>> 返回工艺品资讯

钱柜678娱乐官网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